回家吸童。

虽然头发被英国理发师剪残了但我还是要继续自拍

以及

千万别去英国剪头啊QAQ

追求比尘世更高境界的人很容易感到骄傲;寻找超尘的人物和乐趣的人,也很容易感觉自己无比重要;至于那些寻找生命的深度,渴望看破世间表象的人,往往会面临最大的危险:罹患容格所谓的膨胀式妄想症。

………

无意识地弥补自卑感等同于自大,而无意识地自大也等同于有意识地自卑。

——无名氏 《塔罗冥想》 (第七封信:战车)

哈哈哈哈我这个soul card是战车的人简直被连连击中了

一到了要去写文章的时候,什么正义,什么真相,什么灵修,什么我自己,都不重要了,——完整的人物与情感最重要。如果是同人的话,原本的角色最重要,——表达原本的角色的完整灵魂最重要。我最爱的——就是我笔下的角色,无论是同人还是原创。


角色与情感本身,胜过文章背后的思想。去他妈的思想。


即使我知道,所有我们加诸了情感的信仰背后都是一场空无。美即是一场空。艺术即是一场空。唯美主义者的信仰的背后是虚无。


但于我而言,爱,胜过真相。

[雁默雁] (民国au) 暗涌 3-5

http://lunaticuncle.lofter.com/post/1d107f97_117aa42a   1-2 传送口


[捂脸遁走] 


3


上官鸿信上默老师的课已经快一个月了。


刑法、民法、法学通论、国际公法、骑兵操典、步兵操典、侦探学、心理学、日语、英文,——默苍离所精通的东西几乎数不胜数。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上官鸿信以为自己早见过不少学问渊博的有识之士,但这位默老师的才能,却依旧令他倍感讶异。


他认为自己崇拜默老师。但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只纯粹因为一个人的学识本身而崇拜一个人,一定还有些其它的什么。


——“可那又是什么呢?...

[雁默雁](民国au) 暗涌 1-2

民国史的话 我是常识什么的都没有的x  写文的时候纯属凭空臆测民国的话应该是怎样一回事x  这个背景可能是民国的平行时空x


注:文章里设定的雁王的年龄偏小 


我……我……我,我只是觉得教授穿民国长衫会很好看嘛 [捧脸旋转]


01


上官鸿穆对他第三个儿子的家教很严格。从上官鸿信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开始限制他的外出时间。他未允许过上官鸿信像正常孩子那样上过小学或是中学,一直都是为他请的学识渊博的家教。上官鸿穆甚至会限制上官鸿信的交友对象,他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和贫民或是穷人家的孩子做朋友。他这样做的目的,事实上是为了保护...

在很深的地方,我们拒绝接受自己真正是自由的,拒绝接受我们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甚至是我们的想象力害怕去企及的程度上——塑造我们自己的生命。

因为一旦我们认真起来,一旦决定要对自己负起全部的责任,就要去面对以往逃避的东西了。

塔罗上总是有关乎于上帝之名的希伯来语字母

我一直都很想亲口地读出上帝之名 感受那份蕴藏在声音中的神圣感——今天终于看到上帝之名的古希伯来语,发现竟然故意被设计成了不可读的书写方式

啊 上帝之名竟然是人类的语言不可读的 突然想起了塔这张牌 象征着被上帝的语言触碰(天启)——而那一刻 也正好是我们头脑中人类的语言的瓦解。语言被战车这张牌所象征(战车为7号牌,高塔为16号牌——1+6=7),语言与(以各种形式的语言(包括象征语言,比如数学符号)为构成基础的)思想带来了结构,但同时限制了我们与存在的完整链接

关于写作

写作最重要的是真诚,——仿佛站在某个坚石上,可以引颈仰望清澈的蓝天与耀眼的阳光,以无比清楚的唇齿与无比坚定心态道出地那早已深深存在在我的内在而我已经全然了却的东西。——基于此点,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此刻的生活中,你的意识的中心——你的生活整体给你造成的感觉以及它带来的主题,——这些好像不是你自己的那个ego可以决定的,你不用去寻找什么正偏离你自己的主题,真正需要被呈现出来的主题早就存在在此处,等你把它呈现出来。——而你的ego则决定你要不要被他人的看法与恐惧所影响,要不要宁静下来,要不要说谎。


做好直觉式写作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抓牢也必须抓牢心中的那份坚定感。直觉意味着跟随着内心自发地出...

1 / 6

© 忱子去 | Powered by LOFTER